首页 | 要闻 | 工作动态 | 政策法规 | 典型风范 | 警钟长鸣 | 文化作品 | 视频专区 | 学校首页 |
122顶“保护伞”是这样拔掉的
2018年07月09日 18:19

哈尔滨市开展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深挖背后“保护伞”专项行动

——122顶“保护伞”是这样拔掉的

 “疯狂大货车”“保护伞”涉案人员庭审现场

    在“冰城”哈尔滨,每当夜幕降临,流光溢彩装点着中西结合的建筑,让这座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城市散发着独特魅力。

但曾经一个时期,在夜色的掩映下,一辆辆满载残土、碎石或其他货物的大货车轰鸣着油门在哈尔滨市区横冲直撞,走一路洒一路,每年都有多人丧命在这些大货车的车轮下。“疯狂大货车”成了哈尔滨市民的一块“心病”。

6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通报了自去年年底以来开展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深挖背后“保护伞”专项行动的成果: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和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122人。

一条“以恶经商、以商养官、以官护恶”的利益链终于被斩断……

疯狂的大货车

李莉是哈尔滨龙运现代出租汽车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每天的营生都是在路上,“我看到大货车就躲得远远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门前马路上到处是从那些大货车上掉下来的泥土垃圾,弄得乌烟瘴气。那些车开过来根本也不看红绿灯,每天过马路都提心吊胆的。”哈尔滨市天悦小区居民李洋说。

在去年5月份开展的一次治理超载行动中,有关部门查扣了3辆大货车,按照治超标准,此类货车的总重超过49吨即为超载。当3辆车依次上秤称重时,检测上限为150吨的检测秤瞬时爆表,3辆车超载至少300%。

……

超载、超速、闯红灯、遗撒……面对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大货车,很多人心里都纳闷:这些大货车不怕扣分甚至吊销执照吗?执勤的交警为何不管呢?

“市财政给我们核定的最低成本运价是每立方米35元,但是现在22元甚至20元就有人接活儿。我们要赚到钱就得多装多跑,规定装20吨的装30吨或更多。正常一晚上也就跑四五趟,现在我们都得跑个十趟八趟……”据一位大货车司机透露,有人“保车”,“多装点、闯个灯啥的没事儿”。

“保车”是“疯狂大货车”司机的行话,也是这些大货车有恃无恐的原因。所谓“保车”,就是有团伙收取大货车车主一定数量的钱,当这些大货车在道路运输中发生违法行为时,协调路面执勤交警不拦截,或在车辆被扣后到交警队协调处理,帮助不处罚或减轻处罚。

谁在“保车”?“保车”团伙的钱砸向了哪里?他们又是如何有能量让违法的“疯狂大货车”免于处罚的呢?

“我们‘保车’就是用钱砸,哪个基建工地要开槽挖土了,先去找‘管片儿’的交警‘买路’,否则交警就会在工地门口执法,一车土也运不出去。”一名“保车”团伙成员说。

交警大队队长一年2万元、副大队长1万元、中队长2000元、普通民警1000元……这是某“保车”团伙为“保护伞”明码标价的好处费。

据调查,该团伙除自有几十辆车外,还为200余辆车“保车”,最多时“保车”300多辆,在缴纳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保护费后,这些车辆会被喷上“某公司”字样,被买通的交警看到后就不拦截,被拦截时不处罚或从轻处罚,开完罚单后继续上路。

“于某某,于某某,6辆大货车请立即放行!”在某次执法行动中,哈尔滨交警南岗大队副大队长于某某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王伟的喊话。于某某在6辆超载大货车的处罚单上标注了“006(王伟对讲机编号)要求无条件放行”后,全部予以放行。

有一段时间,在哈尔滨的街道上经常能看见贴着“市政府重点工程”“市政府暖心工程”等标签的大货车车队穿行。这些标签,是王伟为其精心设计的“护身符”。有了这些标签,这些大货车可以不分时段、路段运行,不受车速、载荷限制,一路畅通无阻。

据“保车”团伙成员交代,他们勾结部分交警,垄断运输市场,强迫大货车司机交“保费”。部分交警等执法人员在收受“保车”团伙的贿赂后,充当“疯狂大货车”的“保护伞”,为违规车辆提供便利或通过篡改、删除处罚记录等方式非法“销分”,对违规大货车减轻或免予处罚。

在非法利益链条庇护下横冲直撞的“疯狂大货车”严重破坏了市容市貌,威胁着群众的生命安全,2017年年底,由哈尔滨市纪委监委牵头成立专案组,一场扫黑除恶、整治“疯狂大货车”,深挖“保护伞”的攻坚战就此展开。

深挖细查利益链

面对由庞大的运输车队、猖獗的“保车”团伙、反侦查能力较强的少数不良执法人员形成的利益链条,如何精准突破,成为专案组的首要课题。

暗访摸排,锁定涉恶“保车”团伙;查看土石方承包公司资金流向、账面单据等信息;核查交警部门处罚卷宗,发现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在调查2000多人次,暗访取证100余次,夜查土方工地12次,核查交警部门处罚卷宗30670册后,10余万字的材料呈现在了办案人员面前。一批深藏在“保车”团伙背后的“保护伞”陆续现形。

“我知道他的房产开价比市场价还贵20万元,但我需要他在运输上的关照,无法拒绝呀!”哈尔滨某土方公司总经理郭某某口中的“他”,是哈尔滨道里区交警大队原大队长明常清。

2011年,在明常清的“关照”下,郭某某公司的20多辆车经常超载运输,但一辆也没被扣过。次年年初,明常清在道里区购买了一套价值110万元的房产,交钱时叫郭某某刷银行卡支付。明常清还给郭某某5万元后,将自己在海南省三亚市和哈尔滨市某小区的两套房子分别以25万元和180万元的价格顶账给郭某某,郭某某扣除为明常清支付的房款后,又将剩余的100万元还给了明常清。经查,在明常清及其妻子、儿子名下有十余套房产。有的房产已购置十多年了,但明常清从来没去过,甚至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套房。

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原副局长马某某平日里和土石方公司老板交往甚密,依靠其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的人脉和背景,马某某向辖区内某建筑企业索要土石方工程项目,并入股某土石方公司,违规经营获利。

顾乡大队政工民警宋某利用其管理大队“公安数字证书”的职权便利,为“保车”团伙等人违规办理交通违法不记分处罚达9697件。

除了对违法车辆“开绿灯”,一些被买通的交警还会给“保车”团伙通风报信。哈西交警大队几乎每一次出勤,“保车”团伙的手机上都会收到相关信息;阿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一开展突查行动,该队的某些安全员就会把出勤情况通知“保车”人。

“通过调查,我们掌握了6个‘保车’团伙涉嫌非法‘保车’相关证据,排查出交警巡逻大队以及道里、道外、南岗、香坊、平房、阿城等交警大队近百名交警充当‘保护伞’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哈尔滨市纪委监委专案组负责人说。

打掉122顶“保护伞”

市交警支队巡逻大队的职责是在全市辖区范围内对超载超限、违反标志标线等车辆违规行为进行整顿。凭借可以灵活机动查扣、处罚违规车辆的权力,不少巡逻大队民警走上了违规处罚的歧路,最终导致巡逻大队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

“起初上路执法时,我按照查扣10台违规车辆,自行处理2台的比例上报,发现上报的8台车也被领导违规处置了。后来我上路执法时就按照自行处理8台、查扣2台的比例上报。”一名巡逻大队民警说。

在少数副支队长、大队长的“示范”下,部分普通民警争相效仿,以违规放行多少辆车为能事。上路执勤收罚款成为一种福利,谁上路执勤要用玩扑克来决定。即便不能上路执法、没有审批权限的交警,也可以无所顾忌地进行违规操作。

一名副大队长经常安排与自己关系好的民警去群力、哈西等开槽工地多、超载车辆多的区域抓车,以使违章车辆相关人来找自己说情放车,借此收受好处。

据调查,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上至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下至一线交警和基层工作人员,城区13个交警大队中12个大队有警员涉案,公安交警、公安民警共计108人违纪违法。

在此次哈尔滨市纪委监委通报的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的122人中,涉及处级干部12人、科级及以下干部110人。其中,市交警支队原副支队长王伟、道里大队原大队长明常清、呼兰大队原大队长于广军、巡逻大队原副大队长李名实等11人,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市交警道外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王道安等公安交警系统89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严肃追究责任;道里区、道外区、南岗区、香坊区、松北区城管执法局,市交通运输局运输管理处14名公职人员,因履行监管责任不力,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组织处理。

“此案暴露出的问题警示我们必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只有强化刚性约束,抓常抓细抓长,才能斩断利益链条,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说。

据悉,该市将于近期在发案的公安交警、城管、交通等部门组织召开案情通报会和专题民主生活会,深刻剖析原因,认真反思教训,督促整改到位,确保夜幕下的哈尔滨,不再有“疯狂大货车”。

 

 

来源:哈尔滨廉政网

 

 

 

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 哈尔滨学院 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兴大道109号 邮编: 150086